羲和设计出品
扫描关注网站建设微信公众账号

扫一扫微信二维码

三次上热搜后,这个Vlogger要被河北旅游局拉黑了

羲和科技2019-12-09公司新闻 795

“想水冲地球的灭霸就在我们身边,大家平时小心点。”

上个星期五,Vlogger「史里芬Schlieffen」在微博发布了新一期Vlog,这正是他的结束语。公开数据显示,五小时内,这期无抽奖无礼物的Vlog轻松突破了 5000 次转发,目前停格在 8672 转发, 3854 评论, 7414 点赞。

Vlog.30 | 中国的保定,世界的保定

但其实这不是史里芬最成功的Vlog,去年 5 月底,史里芬正式发布第一期Vlog,截至目前,他的魔幻之旅系列Vlog有两期在微博得到过近 3 万次转发,三次热搜前十 ,其中一次甚至是热搜前五。

他的内容很简单:探访各地(主要在河北)的奇葩旅游景点。

翻白眼娃娃宫灯博物馆,荒山野岭中残肢断臂的泥塑公园,红衣大妈表演的美女舞蛇,古今中外各路神仙齐聚一堂的万神殿……

这些荒诞滑稽,充满魔幻质感的农家乐景区,配合史里芬的骈文式调侃,在微博引起了多次爆炸式“笑果”。

目前史里芬总共发布了 300 条微博,其中有 27 条Vlog,共计 88 万微博粉丝。换算下来,平均每条微博吸粉 3000 人。

熟悉微博或Vlog的人会明白这个数据的含金量。

——毕竟我们曾说过,Vlog元年,没有爆款。

但在看完史里芬的Vlog,并且和他聊过之后,或许你会和我一样,对Vlog的爆款逻辑与发展趋势多几分思考。

走向人口超多,存在感超低的真正一线流量洼地

在制作视频之前,史里芬花了两个月选择拍摄地,最终敲定河北。

提起河北,大部分人只能想到驴肉火烧。

但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 2017 年河北省人口总数为 7520 万。拥有石家庄、唐山、邯郸、保定等多个常住人口 800 万以上的大城市。

河北是大量“北漂青年”的故乡,不少北漂青年最终会成为北京的白领或准白领,也就是移动互联网的中坚用户,但河北本地却几乎没有新闻、故事、爆款、大号。

这样的超高人口基数和超低存在感,让史里芬嗅到了流量的气息。

这个透明的大河北,或许意味着海量待引爆流量。

与此同时,史里芬也不得不承认:河北省确实也是拥有最多荒诞景点的地方。

史里芬说,自己最开始只是想拍一些国内奇观,这些奇观包括奇怪的建筑、雕塑、旅游景点。民间有大量这样的地方,而这些地点的乐趣往往难以通过单一图片或文章进行介绍,需要用视频去诠释那种“直接的震撼”

史里芬分析了当时最火爆的 15 秒短视频:让用户花 15 秒的碎片时间获得爽点。

——短视频每 15 秒提供一个爽点,我还能让爽点更密集吗?

本着这样的逻辑,出身于正统中文系的史里芬开始对自己的视频内容进行设计:总长2~ 3 分钟,平均每 3 秒一个笑点,甚至每秒都有笑点。要用短视频的逻辑,做比短视频更极端的作品。

经过 3 期试水后,去年 5 月 29 日,史里芬在微博发布了自己第一期正式Vlog:《霍格沃茨河北分校之旅》

《霍格沃茨河北分校之旅》

在这条总长为 3 分 39 秒的视频中,史里芬展示了一个由各种艺术元素堆砌出的“霍格沃茨河北分校”:一里路长的地下画廊中挂满打印的世界名画,地中海(该校人工湖命名为地中海)旁屹立着尚未完工的“九层妖塔”,“霍格沃茨”对面是中华仿古街,能同时开拍《哈利波特》和《还珠格格》……

这精妙绝伦又荒诞不经的三分钟,让初入江湖的史里芬斩获了 2135 万阅读, 656 万次播放,2. 8 万次转发。

与动辄花费数万元购置硬件设备的Vlogger不同,史里芬的拍摄器材只有两个:手持式云台、手机。就连最终的剪辑软件,他也选择了最简单的——苹果电脑自带的iMovie。

“设备的重要性几乎为零,没有任何人会因为你设备好而看你,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因为你设备不好就不看你。”

史里芬认为即使是以视频为最终呈现方式的Vlog,也必须遵从内容为王的本质。在他看来,一个优秀Vlogger必须具备 5 个特质:

1. 强大的执行力,能长期稳定产出内容

所有内容产业者都必须意识到一个事实:内容产出不是兴趣爱好,而是一份工作。

工作意味着按时按量,保质保量,不以“太忙了没时间”、“最近状态不好”、“没合适的灵感题材”为理由转移。

大量内容初创者没有及时意识到兴趣爱好与工作的差别,进入工作状态后,发现平时信手拈来的段子、插画、吐槽统统难产,并且仍然以“兴趣爱好”的标准自我要求,最终无法保持输出频率,项目草草搁浅。

“Vlog是一种记录,不论你将它视为 video log(视频日志)还是 video blog(视频博客),它都需要长期的、稳定的输出,偶尔拍一期是肯定不行的”。无法培养粉丝粘度和个人风格,专业化就无从谈起。

此外,大部分情况下,Vlogger是没有稳定团队的。也就是说,Vlogger需要拥有独自处理所有问题的能力,能够高效合理的安排时间,安排拍摄计划。

2. 良好的叙事能力

豆瓣上有人总结了Vlog的常见套路:

这固然是一种调侃,但也吐槽了一种现状

“很多新的Vlogger剪出来的东西,其实就是流水账。但视频其实是叙事亮点以及个人的小思考。叙事能力是最重要的。史里芬说。

如何把杂乱无章的一天以某种线索串联起来?

以史里芬自己的Vlog为例,许多起承转合并不是以正常的时间或空间顺序呈现,而是通过个人风格鲜明的叙事方法,把当天的旅游体验融为一个有核心卖点的故事。

每一期Vlog都是一个故事。

史里芬说,在视频制作过程中,他把大部分的时间花在素材的拼接上,而不是删除废料上。这意味着清晰的故事思维,在拍摄前就已经拥有一定程度的成品预想,而不是随走随拍,边走边唱。

3. 足够的预算,此处包括经济预算和时间预算

Vlogger的常见职业有哪些?——自由职业者、大学生。

对于Vlogger来说,空闲时间和预算十分重要,“现在的Vlogger基本要么是已经不差钱的,要么是大学生。他们做出来的Vlog也分为两种,一种是每期播放量 100 万以上的,一种是每期播放量 100 以下的。”史里芬说。

4. 谦卑的态度

许多人将欧阳娜娜、王源、李易峰等明星的Vlog视作榜样,将Vlog作为纯记录日常的“视频流水账”。

这样的Vlog如果由普通人来做,则难免有些自恋嫌疑。最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:我凭什么看你?

史里芬举了个常见剧情:一个普通的大学女生,礼拜六早上从她的宿舍上铺下来,化好妆之后已经11: 50 了,然后领一份外卖,接到外卖吃完,对镜头说自己今天要去见几个闺蜜,再顺便去某个高端文艺书店听一场讲座。这就是它的主要内容。

你看过这样的Vlog吗?你会想看这样的Vlog吗?

——真的没有人会看。

“很多头部Vlogger或者明星Vlogger,他们是可以这样平铺直叙的,今天我去哪里吃了饭,我见了谁,我做了什么。这是因为他吃的东西很好很高级,他见的人很牛很厉害,他本身就自带流量。而我的生活,我做一期流水账,是没人想看的。”

紧接着,史里芬说出了本次采访中最关键的一句话:


5. 特殊的职业环境或兴趣爱好很多人不知道观众不想看什么。我不说观众想看什么,因为观众想看什么,我们是无法揣度的。我不能保证我再做一个产品一定能成功,很多人的趣味是我不能理解的,比如我不爱看吃播,我也不喜欢听ASMR。所以我不知道观众想看什么,但是我可以回答的一点就是:你在做Vlog之前,一定要知道观众不想看什么。如果观众完全知道你的生活,而且你的生活与他自己的生活大比例重叠,观众就不会想看。”

“这一点,我说的特殊职业不是比一般职业高级的职业,也不是那种‘特殊职业’,而是指你不能太普通。”

史里芬举了几个例子:卡车司机、爬宠饲养人、开水族店的店主……或者是经常与其他人进行交流的职业,比如商场导购、外卖小哥、出租车司机。

这些职业可以有普通或者不普通的收入,普通或者不普通的工作地点,但必须有独特的职业属性

同样,如果是大学生,则需要有一个特殊爱好,例如热爱钓鱼的大学生、热爱放飞无人机的学生、热爱观察和点评食堂的大学生、热爱观察鸟窝的大学生……Vlogger不能是平平淡淡的。

“如果你是学生,你最好拿出点兴趣爱好来,而不是直接拍你去上自习,你跟闺蜜去大悦城。”

反套路与打造想象的共同体

史里芬的Vlog几乎完全是反套路的。

在加速到 16 甚至 32 倍的镜头下,他的画面远远谈不上精美,镜头切换和镜头语言更是无限趋近于零;在Vlog栏目正式上线之后,史里芬本人也几乎没有出现在镜头露脸过,全程用第一视角和旁白阐述内容;万年不变的魔性BGM;全片 3 分钟左右的超短模式;大量旁白……

在我们问起史里芬这种反套路是否是故意而为之时,史里芬说:“我们在界定一个产品的品类,或者说一个内容产品的题材的时候,它的边界绝对不是以镜头朝前,还是镜头朝后,同期收音还是后期录音,是 3 分钟还是 30 分钟这些标准界定的。这样就太简单了。

我们可以发现,如果关掉字幕和声音,史里芬的Vlog会变得几乎无法观看,主题完全不明。少量的特写远不能还原史里芬的Vlog效果及内涵。因此可以说,旁白文案是他的核心竞争力。

史里芬说,如果用镜头直接对着自己,那么大量的口语和临场反应很可能直接摧毁内容,脚本和分镜更无从谈起。而如果后期录音,以他自己的文本叙事能力,可以更流畅的掌握段子节奏与信息密度,给观众带来更极致的呈现效果。

“我在电脑前把每一句话,甚至前半句跟后半句的押韵对仗,工整程度都安排好,保持两秒钟一个段子的节奏,全都规定好,然后在事后录音并且我不出镜的情况下,这个视频呈现的信息密度就是压倒性的。”

尽管他经常自嘲自己的Vlog很粗糙,但事实上这种粗糙仅限于视觉语言,在视频文本和叙事方面,史里芬的Vlog堪称生态环境内最精雕细琢的Vlogger。在看他的Vlog时,你会有一种自己正在看短视频的错觉:没有一个多余镜头或句子,没有任何一秒被浪费,包括微博发布时的分享文案,绝不会超限,也绝不浪费 142 个字的权限。

与大部分Vlogger常用抽奖来刺激转发数据不同,史里芬很少抽奖,屈指可数的几次抽奖也没有赞助商,完全是自掏腰包买单,当然,奖品也便宜得有些寒碜:八块钱一个的景区特产葫芦丝,或者十几块钱的帽子。

用他自己的话说,这种廉价奖品抽奖并不是用来刺激数据的,而是用来提高观众参与感的。大家会心一笑,会有一种志同道合的趣味性,创造一种Vlog之外的亚文化。所谓的“想象的共同体”

由于日常“黑”河北,史里芬号称“河北旅游局黑名单第一人”,可想而知,在这样的身份下,史里芬也不会有赞助商。在没有团队的情况下,史里芬通常每条Vlog会花一天的时间拍摄(含路程),再自己打磨出 3000 字左右的文案,然后把两三小时的素材资料剪辑成两三分钟的Vlog。在河北省内,史里芬的Vlog单条成本约为 1000 元,7~ 10 天更新一期,可谓是“采编播一体化”。

这与大部分人印象中Vlog高大上的标签截然不同。而事实上,他遇到的一些问题也是反套路的:

在大量Vlogger征战B站时,他选择的主战场是微博。

对于这个选择,史里芬也有很清晰的思路:我需要的是公域流量的传播,不是观众之间的互动。转发这个动作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。

作为国内最大的社交产品,微博拥有月活跃用户4. 46 亿,日活超 2 亿。同时,由于公域流量与私域流量并存的互动模式,微博能够让好内容迅速转播扩散,不拘泥于平台分发流量或定向流量。

相比之下,B站更倾向于寻找同好,更注重用户间的互动属性。相比微博,B站对于内容的重视程度更高,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。

史里芬希望的内容场景是转发,把有趣的内容转发给室友、老乡、家人、同事。相比传播能力较弱的B站,过分压缩画质的微信,史里芬选择了微博。

另外,史里芬还提到了微博改版后的「视频」入口。他说,在拥有这个分类之后,Vlog作为二级入口,流量和曝光度都获得了质的提升。

“风口这个东西有时确实是资本炒出来的,但如果资本需要这个风口,那么平台和资本方联手造一个风口出来也完全正常。”

而决定Vlog会不会真正成为风口的,还有另一个关键点:是否有足够的强力创作者入局。

“Vlog这件事没有一个牛津词典式的定义,大家需要一边尝试,一边寻找定义的边界。广泛地试错。所以要有足够的创作者,还需要足够的题材。”

二者相结合,就是一定数量的、一定能力的创作者。


除了美食、旅游、健身、流水账之外,是不是还有更多题材能够挖掘?许多人不会像史里芬一样直接选择高度细分的垂类,但对于想要入局的人而言史里芬的选择具有很大的借鉴意义。

如果你是学霸,你是不是可以做一系列以图书馆漫游为主题的Vlog?

如果你是维修工人,你是不是可以做一系列以汽车或家电维修,电路拆解的放大镜式Vlog?

如果你是插画师或美术生,你是不是可以以“创作”本身为内容,做一系列Vlog?

在史里芬看来,目前Vlog领域内的创作主体、镜头语言、内容题材都还太过单一,非常空洞,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如果能够吸引到足够多的中部创作者入局,他对Vlog的前景非常乐观。

“毕竟我的「保定动物园」和「东方霍格沃茨」还有「邢台万和宫」,全是上过热搜前十的,这证明Vlog作为一个新的品类,是很有发展潜能的,因为我们知道,现在即使是段子,要想上热搜前十都已经很难了。”